清华二年级设计课studio:建成环境再造 — 基于空间与秩序的设计 ​(中)

清华二年级设计课studio:建成环境再造 — 基于空间与秩序的设计


每次分享,是一个小故事

更是设计者在建筑的学习之路上的追求

保持初心归于真

聊聊他们的所思所想


本期分享:是清华大学建筑学本科教育中第四个建筑设计训练课程“建成环境再造——基于空间与秩序的设计训练”,为专业基础课。课程时长16周,分上下两部分。


优秀作业5:“打野”

设计组成员:刘馨忆、赵丛丛、赵小荷

指导老师:王辉

 

- 设计者陈述 -

 “叙构”的概念从“看与被看的舞台”出发,我们希望在这个地段的规划里,能够体现出两个特质,其一,即一个被看的主轴与一些观看的单元,这个主轴同时也能够观看序列排布的各个单元,形成一种对望的关系,其二,主轴也是一条叙事路线,起着承接每一个不同功能区块,构成完整叙事的作用。于是在我们的规划里,将餐饮空间,书画空间以及演艺空间分别布置在一条具有表现力的主轴两侧,就仿佛观众席与舞台。

刘馨忆:观演主轴“寻陌”以及演艺空间的概念来源于在漫游中寻找平凡生活语境外的n种可能性,折带形的寻陌蜿蜒穿过整个地段,同时在檐顶下布置了一些功能空间,这些功能体块或许是体验空间,让人体验一些兴趣类的工作,或许是表演空间,在观看的过程中也能读到对于生活不同的阐述。演艺空间保留了澜园食堂的原始框架,然后将较大的体量分为了大小两个部分,寻陌延伸的坡道穿行其间,同时以斜切形体的方式进一步消解两部分体量。新林院处理比较放松,考虑到这三个建筑的纪念性和庄重感,寻陌的形态有所退让,同时将它们作为被看的雕塑处理,周围架设框架,如同取景,寻陌下的表演平台与其对望。

赵丛丛:在餐饮空间的设计中,运用了两个主要概念:生活情景的塑造和天光元素的引用。通过在建筑中置入不同的功能空间创造丰富的场景,并在建筑实体中加入光带和光盒子完成天光的引入,创造光与生活交汇的n种方式。餐饮中心通高的光盒子是一个带有表演性质的开放厨房,增强了食客和厨师之间的互动性,顶上的天光给烹饪者带来了庄重和仪式感。在书吧中布置了一个连续的书架游廊,顶光投下洒在书架上,带来一种静谧而神圣的场景记忆。

赵小荷:在书画空间“戏剧N次方”的概念下,我们保留旧建筑新华书店的通高楼梯,其余全部重建。随后在玻璃体回字形平台间穿插不同体块多合体,碰撞多种间隙,以实现体块原子的N种可能。建筑对观众席进行拟合,同时本身也成为叙构可观的舞台——立面表皮如同舞台幕布,呈现内部的不同演绎。

 

微信图片_20190729150318_看图王.web.jpg

- 老师点评 -

在合作过程中,每个人的设计的特质和个性都很明确,也将自己的概念很强烈的表现出来了,展现出了对设计的热情。三人各具特性的建筑合在一起也没有突兀感,整体的配合和协调性很好,形式感同样也很强,很有表现力。图面表达方面很大胆,敢于尝试表现性很强的图面塑造方式和强烈的色彩,艺术性较强,模型制作的材料使用和细节处理也很新奇惊艳。

需要提升的,一是对于整个场所的设计考虑存在一些过度设计的倾向。二是每一个单独的地段设计是很完整和谐的,但放在清华校园的大背景下可能有一些不协调。



优秀作业6:“打野”

设计组成员:张钰淳、易昕仪、唐睿尚、沈民智

指导老师:王毅

 

- 设计者陈述 -

原来的照澜院,仿佛不属于学校,带着其独特的烟火世俗气息。这里有悠久的历史、良好的景观基础,但却存在空间匀质单一、新林院过于割裂等问题。失去了“事件”的照澜院建筑群,日日有人经过,却少有人停留。

在这个设计中,我们尝试探讨的问题是“聚散”,即群体性与个体性。人是矛盾的,我们同时拥有个性和社会性。身处现代社会我们时常感觉到的“热闹的孤独”,往往是当代社会独特环境下自我认知失调所带来的身份焦虑。

而用建筑语言去转译人的“聚散”,便是空间的“离”与“合”。首先,我们 做了一个以圆为母题以连接沟通为主的巨构平台,它具有上方“连接”和下方“分隔”的互为图底的双重含义,也将地段划分为一个中心圆广场和六个分别的院落。但之后,我们又开始分解和再度细化这样的巨构,回到亲近人的“小镇”尺度。在这样的分解中,“聚”与“散”亦在互相渗透。


多重体系是这个方案的另一个特点。除了平台自身的系统外,设计中还有六个半圆院落与一个圆形院落组成的院落系统、各个建筑物组成的以方为主的建筑物系统,以及交织穿插其间的水系。多系统之间相互碰撞或融合,制造出丰富多变的空间体验——在曲线平台的灰空间中望着沙院发呆,或是爬上阶梯去吵闹的小菜场买点菜,在澜园看一场摇滚天团的演唱会,或者坐在新林院的小盒子里看天……这些有趣又丰富的空间像一个个事件发生器,将新的生活活力注入地段。

 


- 老师点评 -

方案的工作量和完成度值得肯定,整个规划方案思路比较清晰,前期设计进展也很快。这个小组的特点是四位同学之间配合得比较好,在这样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设计中,各个地段处理平台、院落与建筑的相互交接做到了浑然一体。最终的成果来看内外空间十分丰富,也能看见许多细节上的宜人的小处理。南侧新林院以尊重老建筑为主,将主要功能设置在地下并通过水系强调原建筑;中央起主要聚集作用的圆形水广场与扇形舞台十分有表现力,形成视觉焦点;北侧邮局通过曲线坡道化解轴线与高差,同时解决了停车问题的做法也比较巧妙。

不足之处是,这个方案将公共活动引上二层的曲线平台,但垂直交通目前还有些不够便利。此外,地段内各个建筑物的表达欲望都很强,然而缺乏一定的统领或者协调,建议通过澜园或者高塔起到这种统领作用,做到有收有放。方案在后期的深化也比前期偏慢,最终的现场讲述表达也还有进步的空间。



优秀作业7:“打野”

设计组成员:杨昕璇、沈艺芃、洪千惠

指导老师:王毅


- 设计者陈述 -

这个方案诞生在一个夜晚头脑过热的畅想中,由对于校园中缺少半室外空间和模糊空间而目的性过于明确的“控诉”出发,在不到一小时就被一幅幅片段化的图景胡乱填充完整:在延伸进入大楼地下层的大草坡上打滚、在拥挤的街巷中穿梭迷失,甚至我们还可以有一片顺应真实地形的水域,满足在北京日渐枯萎的某南方孩子。如果让我们将照澜院改造为一片学术小镇,那这片区域一定不要是像下课时黑压压人群骑车冲下六教大坡的气势汹汹整齐划一,而可以是模糊、充满可能性、亲近人的地带,重新调动感官,让人们在挤压与寻找中重新认识生活中可能被忽略的一些细节与快乐。

于是这个名叫“溶解”的方案因为一开始想法的琐碎不理性,开始了16周漫长的整合与落实。我们选择打破照澜院原有封闭的东西向路网,由贯穿南北的水系以及环绕水系的步道作为主要组织方式。在这条主要的环湖动线串联起主要的建筑而逐渐消隐于由新林院向北延伸的绿地,也依照原有地形进行了一系列高差处理,又点缀广场、坡道、台阶等一系列不同的节点,用光线,视野、高度,界面变化等手法着重营造氛围的变化,渴望给人带来持续变化的感受。而在有意制造混乱的同时,我们也依据轴线、模数及原有柱网控制建筑的消解与错动,保持其一定的逻辑性。

“溶解”不仅仅是建筑体量的消解平衡,而是建筑与自然、建筑与使用者的交融,也是人对生活与复杂世界的沉浸与贴合。


- 老师点评 -

引入水系的举措有效激活了整个场地,环水的人流动线组织清晰,一系列亲水景观的处理也较为精彩。在建筑与水的关系的部分处理上稍显不足,伸向水面的建筑面积与水面的比例有待调整。



优秀作业8:“打野”

设计组成员:罗苑艺、王语涵

指导教师:夏晓国

 

- 设计者陈述 -

我们的方案从清华校园的历史文脉出发,尽力创造一个既能满足当代大学生生活需求又能够与校园历史文化、建筑风格相融合的学术小镇。我们前期完成了充分的调研,在设计的每一步都有依可循。

我们对二校门原有的轴线进行了融合与转化。通过邮局的设计吸收与接纳二校门的轴线,并将行人引导到大礼堂轴线这一更加宏大的轴线上。并与新林院的轴线相结合,以此形成了场地自身的两条轴线。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对东西方广场的分析与调研,我们采用了广场串联街道的方式来组织交通,以便实现广场更高的可达率与利用率。我们采用了两个不同高差的交错广场作为整个场地的中心来处理新林院轴线与大礼堂轴线相交的问题。其中一个广场也是整个场地的最高点,能在广场上有完整的视线。同时,它也阻断了轴线转折的可视性,让人在亲自走到交错广场时眼前一亮。在场地的最南侧,我们通过一个下沉广场来对新林院轴线进行收尾,将轴线融入到天地之间。

所有的建筑都是通过围绕中心广场、挤压路径的方式分布,最终形成街巷-广场的外向空间和建筑-庭院的内向空间。此外,我们调研了周边建筑的风格与立面材质,并将其转化与应用到我们的设计当中,力求使新建筑在变化当中又能与周边环境和谐统一。场地中的每个建筑各有特色,却又相互融洽,通过二层的廊道将大部分的建筑相连,并在建筑附近设有多个交通盒,以此满足人们的垂直交通需求。

在这样的小镇里,广场的虚和建筑的实相对应,轴线的延伸带来路径的引导性,红白的材质搭配很好地融入了清华的大背景。我们确信这就是清华大学内学术小镇应有的模样。

 

- 老师点评 -

两人从清华的历史文脉和环境提取元素,使得整个方案与清华融合得很好。多个广场各具风格,将街道串联起来,形成点-线-面之间的交汇。整个规划松紧得当,东西两侧的处理较为规整,用折线来代替斜向元素,在南侧新林院放松处理,呈现出更多的散布和斜向道路。轴线的处理合理有新意,邮局对二校门轴线的吸纳与转折,不同于以往轴线贯穿的处理方式,引进大礼堂的轴线,使二校门轴线转折更具说服力。各个建筑相互考虑,形成建筑之间的对话,使整个方案更加和谐。整个方案亲近人体尺度,给人惬意之感。

不足之处:中间的建筑界面有些破碎;单个广场和单体建筑的设计还不够深入;地下的空间流通性还不够合理。



优秀作业9:“打野”

设计组成员:陈彦文、廖琦、雅鹿

指导教师:夏晓国

 

- 设计者陈述 -

在整体规划层面,我们研究使用者和场地之间相处关系,将使用者与照澜园作为本次改造的思考对象,进而引出“索取”和“回报”作为核心的设计理念。通过对照澜园的观察,我们发现现有使用者对照澜园正处于单方向的索取甚至剥削的状态,对场地尽可能多地建构了应付使用者功能活动所需的建筑,经年累月,这种不健康的关系构成了现今我们所能看见的照澜园。

因此,我们为双方构建了一个二者得以相互回报、索取、并且无限循环的新环系统,使人与自然能形成互惠共生的健康关系。首先作为使用者必须归还场地应有的尊重,通过加入新网格过渡,增建小体量建筑;同时降低主要活动的标高层,增建地下系统,尽可能多的将场地归还给大地。对于新老建筑群的联系,主要以新林院古建筑的院落组合方式作为脉络,将其延续至新建的小体量建筑院落当中;院落和院落之间围合成较大的活动广场,形成场地之中一收一放的组合节奏。

整体建筑群再通过连廊进行联系,加强群组与群组之间的相连性。自然元素在整个设计中总是以同等交融的关系出现及存在,由整体到局部对设计进行系统式的绿化,意在将建筑包围树的现状,改造成换树来包围建筑的理想环境。此外还通过对景观等规划和选择,达到室内、室外、绿化之间转换的和谐。

同时,我们更对周边场地完成了局部的改造,如为了引入北部教学区的活跃性,设置了一条始于东北部第四教学楼和第五教学楼的空中廊道;为了解决二校门前的交通堵塞问题,对校河周边地区加建亲水平台;将高一、高二楼穿入空中廊道、改造成为学术小镇的配套功能。

 



- 老师点评 -

整体规划由核心理念到设计成果的表达一脉相连,尤其模型制作充分地表达了理念思想。 “人与自然”的关系确实将会是人类永恒思考并且关注的课题,而建筑作为人类与自然亲近最直接的存在媒介,学生通过设计来阐述了自己对待自然的态度,并为现状存在的问题作出应对。将场地“化整为零”设计理念,虽是现阶段学习中较难完成的,但同学仍然完整并很好地表达了他们的理念。

设计中所使用的散点式小体量建筑虽已被大面积的地下系统进行较好的统合,但仍需再考虑北方建筑保暖等问题。另外,成果中还对场地周边环境的探索和改造,也为整体规划设计进行了更深一步的完善,使改造计划中的场地能与现成环境更为紧密融洽地结合起来。总体上说,整个设计过程从构思立意阶段到最终成果的表达都表现出一种很放松的姿态,多样化的图纸表达方式也体现出同学的平面表达能力。



关键词 : 

[声明] 所有素材为用户免费分享产生,若发现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客服QQ:1491841949,我们尽快处理。

手机号注册三谷设计网

找回密码

使用第三方帐号登录

使用手机登录